“《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4日报道】的保尔森研究所中国债务问题开处方中国地方政政积累了大量的债务,并给新基础设施项目筹集资金和偿还旧贷款,但也在发展中缺乏监管的资金来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只能袖手旁观,等待不可避免的金融危机,或能做些什么,以确保当地政政对日益增长的社会服务筹款同时继续建设新项目?据保尔森研究所的建议,仍有一线希望,但中央政政分配资源的方式需要进行重要的改革。保尔森研究所是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在离开政政后建立的智库,因为保尔森和北京的长期接触,关注的焦点是中国研究所的美国,尤其是中国的投资和中国国内城市化。经济学家和基金经理常常把中国的城市化发展的驱动力,能使中国经济在未来一代的时间继续高速线,预计刺激地区甚至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将有数以亿计的人们从农村搬到城市,它将促进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牛津大学中国公共财政研究所的教授HuangPeiHua保尔森一个政策备忘录称:“中国经济迅猛增长的性能的政政似乎好应对城市化进程的初步证据。但是大城市的公共金融系统不完整的,需要紧急修理。“HuangPeiHua写道:“点税收制度不能承受的负担城市提供服务和供应足够的钱除了城外的设施,服务还包括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和养老金。地方政政面临的问题,中央政政允许他们利维空间很少,因此基础设施,有时甚至社会服务成本的销售收入来支付。在视图的土地是有限的资源,所以这不是可持续的筹款方式。HuangPeiHua指出,2010年,土地销售收入占二线城市财政收入的大约35%,税收收入仅占30%。中央政政的直接资助地方政政是一个主要的资金来源。HuangPeiHua认为,中国需要改革是扩大当地政政税收基础,让当地政政如何征税有更多的话语权。HuangPeiHua在一份报告中说:“中央政政可以给城市当局更多税收自治,这允许他们决定一些特定的税率,如汽车和执照费。还可以允许地方政政中央税收或共享税务征收附加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中央政政不会给予地方政政更多的自治权有很多原因,较重要的原因是,通过控制钱包,中央政政可以为所有地区行使更多的控制。然而,当地政政或发现在金融更加独立的方式。除了土地销售,但当地各级政政建立了表外融资工具:得得当地政政松散的支持,但可以从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获得贷款)的企业。当地政政不能出现赤字,因此不会直接承担债务。但融资工具积累较终由地方当局对很多债务。中国审计署估计,到2010年底喷码机,地方政政债务的总共10.7万亿元人民币。当地政政,这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随着中国的经济增长放缓,当地政政收入减少,并提供社会服务的成本在上升。但这种债务水平只相当于中国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7%。HuangPeiHua认为,解决债务问题完全在中央政政的金融能力范围内。然而,必要的改革无法完成一个举动,在改革在成功之前,HuangPeiHua也提出了保尔森先生听起来一定很熟悉警告,因为在全球金融市场崩溃期间,他是美国的“消防队长”。HuangPeiHua写道:“政政需要防止银行贷款打包为复杂的金融产品,卖给急于获得收入的客户,从而蔓延的金融风险。“(没有参考新闻”授权,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转载或其他方法来使用)(来源:新华社国际)